《致岁月迢迢》

《致岁月迢迢》
小编说: 十一岁那年,骄恣的少女赵一玫跟着母亲改嫁来到沈家,与大她三岁的沈放成了无血缘的兄妹。但是这个哥哥对赵一玫母女充满了敌视,初相见就开端寻衅。在日后的年年岁岁里,两人针锋相对,针锋相对,却未料到,命运早已孕育出隐秘的的爱恋之花。在爱与恨的羁绊中,赵一玫迎来的她的十八岁,她那样年青,只管猖狂明显地活着,总算让爱摧毁了沈放与自己。他对她说:我祝你赵一玫,终身所求,皆不可得。他们一个远走美国,一个游于异乡。他们的爱情隔山隔海,隔着两个家庭的爱恨纠葛,隔着迢迢年月。这对红尘里的爱人啊,要怎样才能取得命运的宽恕,重生取得美好?“我跳过四十万英里,跳过昼夜与星斗,跳过硝烟与烽火,你在哪里,我去见你。” 1999年的北京,天空远比现在淋漓尽致,日光汹涌,清风过阵。 赵一玫的母亲为她请来私家教练,教她跳拉丁舞。教师姓温,二十六七岁,丹凤眼轻轻上挑,长眉斜飞入鬓,取得过许多世界大奖。她母亲赵清彤便是有这样的本事,结识的人,个个都是职业俊彦,藏在云里雾里的山巅,不为常人所知晓。 后来很多年,赵一玫回忆起自己的幼时,脑海里显现的第一个画面,便是偌大的舞蹈室,窗户大开,楼下的树枝伸进来几枝,朝气蓬勃。 舞蹈室灯火亮堂,她穿戴黑色的拉丁舞服一圈一圈地旋转,上半身纹丝不动,脚掌爆宣布悉数的力气,耳边的音乐剧烈地“咚咚咚”地打着节拍。她的眼睛看着远方,甩过头的一会儿,似乎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人。 舞者的旋转,是拉丁舞最诱人的动作。 教她的教师站在落地玻璃前,对赵一玫一再点头,感叹道:“真是一个会走路的梦。” 她赵一玫所具有的全部,一定是最好的。